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左岸花开

听花开的声音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中国缉毒警的血色生活:中国缉毒警自焚  

2012-05-14 13:31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第一支禁毒队成立于1982年。

中国第一支禁毒队成立于1982年。

中国缉毒警在云南边境线处检查过往车辆。

中国缉毒警在云南边境线处检查过往车辆。

警员秦华曾遭毒贩扫射,腹部中两枪。新京报记者崔木杨摄

警员秦华曾遭毒贩扫射,腹部中两枪。新京报记者崔木杨摄

2012年5月,西双版纳警方缴获25公斤麻古。

2012年5月,西双版纳警方缴获25公斤麻古。

    ■ 核心提示:

    金三角毒枭糯康于5月10日晚被押送至云南。金三角的毒品一直对云南等地产生影响。中国为禁毒于1982年成立第一支禁毒队,这支队伍至今,已抓获嫌疑犯32万余名。

    30年来,他们所面对的毒贩,武器日渐精良,这支警队已有360多人因伤躺进医院,40多人牺牲。他们生活里,有着惊险片的所有要素:枪战、卧底、恐惧、终身残疾……

    缉毒警必须毅力顽强,卧底时才不会说梦话、泄露身份;记忆力要强,必须记得毒贩集团每一个细节,否则无法形成调查报告。

    缉毒警面对的形势依旧严峻。

    5月8日,云南省公安厅通报,近来武装贩毒呈上升趋势,境外毒品种植呈反弹之势,在缅北地区鸦片种植面积由低点的十几万亩反弹至五十余万亩。

    照片泛黄,李景华摘下眼镜,眯着眼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牺牲了,这几个负伤了,还有这个因压力大自焚了……” 她的手指在照片上慢慢滑过。

    她说:“照片是1982年拍的,禁毒班学员合影,当时70多人,现在仍干禁毒的,算上自己,只剩三个。”

    李是一名云南缉毒警,也是1982年中国首个专业禁毒学习班的成员。

    三十年来她和她的搭档们工作在云南的城市、乡村以及飘着浓雾的边境线。若走进他们的生活会发现,平均每个月都会有人在工作中负伤,有些人伤势严重--子弹贯穿腹部、肢体被爆裂的手榴弹碎片割开。死亡会经常出现,至今已有40多人牺牲。

    “破案25万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32万余名,缴获毒品200余吨。”尽管如今云南缉毒警的职业训练和安全保护正不断加强,但死伤率仍是其他警种的数倍。

    危险的职业

    李忠华缉毒时被手榴弹炸飞,脸上至今留有小弹片;他们常说活着要开心,这样牺牲了才不后悔

    警员李忠华的脸上有一道疤,他曾是一名缉毒警,多年前一名毒贩在他面前拉响了手榴弹,闷响过后,他和四名同事被气浪掀起。

    十余块弹片刺穿李忠华的左半身,脸上留下一道无法消失的疤。至今无法取出的小弹片,还嵌在他的皮肤里。

    李有些耳背,手榴弹的响声损害了他的听觉神经。

    聊起这次爆炸,李对自己的伤情不以为然,他说“爆炸造成五人受伤,其中两位兄弟在他面前慢慢死去。”

    如今,李不在禁毒一线工作,开始掌管警用防护用品,比如防弹背心和防弹头盔。对这项工作,老警官做的很投入。他说,当年要是有这些玩意,兄弟们就会少死很多。

事实是,近年来,为对抗呈上升趋势的武装贩毒,警方加大对缉毒警员的保护工作。每逢设卡时,防弹护具必不可少,在一些警队还配备了能够抵挡冲锋枪子弹的“芳纶(凯夫拉)防弹衣”。

    尽管警局不断加强对警员的保护,但一些缉毒警仍身处危险边缘。

    他们说,多数情况他们没法穿防弹背心,道理很简单,在秘密办案时,穿着防弹背心就等于告诉毒贩“嗨,警察来了”。

    此外,他们经常要在热带雨林里爬上爬下,没有几个人能背着几十斤重的防弹背心走很远。

    在热带雨林,追捕毒贩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工作,任何一点闪失都可能受伤,甚至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警员们说,一旦走进原始雨林就很危险,不但要提防持枪的毒贩,还要忍受铺天盖地的蚊子、蚂蟥、毒蛇以及树林里鞭子一样长满倒刺的藤蔓和腐叶下的溶洞。

    据说近十年来,为此受伤(含轻伤)的人次已经接近六千多次,死亡20多人,而在一线的警力也就是两千多人。

    “如果抓捕是在夜间,那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。”一位曾在办案时掉进溶洞的老警员说,溶洞里很黑,布满了不知名的毒虫。当地人说,这名老警员很幸运,多数掉进溶洞的人不是摔死就是被毒虫咬死。

    崔波(化名)是一名1982年出生的缉毒警,在不久前的一次缉捕行动中,他看见一个毒贩朝着另一位同事的头和胸连开两枪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明白,工作时危险随时都会发生。”他说:“早就习惯了。我从来不和家里人聊工作上的事情,只说开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崔波长得又黑又壮,他的T恤上写着“张三疯,快乐每一天。”

    几乎所有缉毒警都很乐观,他们说,活着就要开心,这样牺牲了才不后悔。

    这些乐观的警员要面对的现实非常严酷。毒贩在漫长的边境线和灯光闪烁的城市里夺走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被枪打死、有些人和毒贩一起掉下了悬崖、还有些人被手榴弹炸死。”一位云南禁毒局的宣传干部说,自己很不愿意回忆这些同事牺牲时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可怕的,”另一位缉毒警说,“危险让我们大家亲如兄弟。”

    兄弟

    缉毒警们将毒贩逼至悬崖,毒贩掏出枪,警员刘念扑上去抱着毒贩滚下山崖

    澜沧江上,秦华把巡航的警用快艇开得飞快。颠簸的快艇里,两块糊在舱顶的方形人造革微微抖动。人造革下,挡的是拇指粗的弹孔。四年前,湄公河上的毒贩用机枪把船射出26个洞。当时秦华也在,身中两枪。

    遇袭时秦华所在的警船共有六人,让这位警官骄傲的是,毒贩用枪扫射了近8分钟,没枪的警员们始终像兄弟一样相互守护。

    为了把船开走,他爬向驾驶台,连中两枪后,政委冲了过去,周围是嗖嗖的子弹。为了给受伤的兄弟包扎,警员柯占军在船舱里蹭来蹭去,子弹击碎挂在身上的水壶和手机。

    事后有人问柯占军怕不怕,他没多说,只是憨憨地笑。

    柯占军1981年出生,是一位爱说爱笑的哈尼族小伙。警员们说,小柯笑起来脸上有酒窝,很阳光。前不久警局特意选了他的照片作为局里网站的形象照。

    不过,如今再也见不到柯占军的笑容了。

    2012年2月,在一次缉毒行动中,为保护同事,柯占军用身体挡在持枪的毒贩面前,后者向他的头和胸连开两枪。

    柯占军的死让前来慰问的西双版纳州州长落泪。遗体旁,州长感慨,没有在小柯生前和他握手。面对州长的感慨,柯妻哭了。她说,占军的手已经凉了。

    秦华记得送别柯占军时,警队整整放了120枪,柯的办公室至今还保持着原样。

    罗晓生(化名)是一位大眼睛的禁毒队长,他坚信没有什么能够破坏缉毒警之间的友谊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他所在的队伍进行了一次抓捕行动,一位叫刘念(化名)的警员,拼着命把大家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况是,在边境线上,警察截住一辆载有毒品的皮卡。车被逼停在悬崖边,警员们围了过去。罗清晰地记得,毒贩的车门打开后,一支M4冲锋枪伸了出来。距离毒贩最近的是刘念,面对枪口,他像弹簧一样扑了上去,M4没有打响。刘念抱着毒贩滚下了山崖。

“这样的例子有很多。”一位老缉毒警说,有人为同事挡过刀子;还有人为同事挡过子弹,甚至手榴弹,总之当缉毒警面对危险时,人们想的总是,怎么能让大家安全,而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一群人

    缉毒警必须毅力顽强,卧底时才不会说梦话、泄露身份;记忆力要强,要记得毒贩集团每个细节

    面对摄影师的镜头,缉毒警们会下意识地挡住脸。他们习惯把自己隐藏在公众视线之外,让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是对毒品的憎恨和对国家的使命感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们认为毒品没什么大不了,但对我们来讲,它的危害是实实在在的。”一位少数民族的警员说,前些年毒品泛滥时,景颇族的寨子里人一个接一个地减少,为什么呢?人都因为吸毒死光了。

    据云南媒体报道,在云南省边界,一个250多人的寨子,因为吸毒死亡的人数达到40多人,人口呈现负增长。另一位警员则说,有些人一旦吸毒成瘾,为了毒品就会丧失人性,男人抢劫、杀人;女人卖淫、盗窃,甚至不惜卖掉儿女。“就是为了换点钱,来上那么两口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能比得上这种感觉呢?你清楚,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而且知道这件事很多人不敢做”。一位曾被毒贩用枪击中腹部、又回到禁毒一线的警员,如此评价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在禁毒一线工作了十几年,每次危险过后都会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,他的工资是每月3200块钱。

    除去使命感,缉毒警还是一个对个人素质要求极为严格的群体。每一位进入这个群体的人都会接受考验。

    50多岁的杨富是一位高级警员,他的同事管他叫“割马草”(曾经在境外卧底,为毒枭放马)。

    杨富说,选拔缉毒警要从多方面考虑。比如,有些新人会被要求制定一个抓捕毒贩的计划,并向领导汇报,借以考察其思维是否缜密。还有些人会被带到看守所参观,四五天后,他会被要求详细回忆关于毒贩的每一个细节,例如有什么面貌特征,有没有刮胡子或者脚上穿着什么鞋。

    在危险的环境,铲除潜在的问题尤为重要。曾任禁毒大队副大队长的杨富说,缉毒警必须有顽强的毅力和记忆力,卧底时为了防止说梦话、泄露身份,整夜不睡是常有的事情。更关键的是要记得毒贩集团里的每一个细节,否则回来以后就无法形成调查报告。

    与缉毒警聊天十分舒畅,这些人喜欢直来直去,从不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“你说怕不怕?当时一定不怕,因为只想着要活下来。”杨富说:“可每次枪战或危险过后,只要一个人在家,想起毒贩和枪战,心里都会哆嗦上一阵。”

    当然,也会有一些人不适应这样的环境申请离开。

    一位警官记得,有一次毒贩引爆了手雷,被震晕的警员们苏醒过后发现,地面上残留着一条大腿。这次经历让一名警员失眠了数日,随后申请调转了部门。不过,更多的人选择留下。

    和许多受过伤的警员一样,张鹏(化名)对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。他从小就想成为一名警察。“制服,手枪,样样都很威风”。

    不过数年前,他体会到警察威风的另一面。为了缉毒,他和几个兄弟隔着澜沧江与毒贩对射。交火中,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大腿,医生说偏一厘米大动脉就断了。

    “医院里,我发誓伤好了就再也不当缉毒警,可我还是回来了,一直干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这条路很长

    5月8日,云南省公安厅通报,缅北地区鸦片种植面积反弹,毒情依旧严峻

    尽管缉毒警本身很乐观,但有些时候,他们的故事很悲壮。

    2007年3月25日,云南省盈江县一个叫做月亮石的地方,发生一起惨烈的毒贩袭警事件,这次袭击中,三名警员牺牲,三名警员负伤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惨烈的战斗,本来想设伏毒贩的警员,却遭到对方的伏击。当在原始森林里,呈品字形设伏的警员准备缉捕毒贩时,AK47的枪声从四面八方响起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呈一边倒的战斗,在密集的子弹和不断爆炸的手榴弹压制下,手持64式手枪的警员们被迫退到一块巨石后防守。毒贩的针对性很强,第一轮射击就打中了手持79式微冲的警员,他是警队里的唯一重火力。

    冲锋枪哑火后,警员只好用手枪还击,不过换回来的是一个接一个的伤者。

浓情巧克力

提升宝宝智力的40个简单方法 - 浓情巧克力 - 美衣 美食 唯美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